• <nav id="e4w4a"></nav>
  • <nav id="e4w4a"></nav>
  • 維天運通董事長馮雷:物流數字化遠遠不止于訂單撮合

    田進2022-08-13 17:55

    經濟觀察網 記者 田進 “近幾年,受疫情影響,上下游運價剪刀差持續收窄,物流成本居高不下,傳統供應鏈進一步承壓,而數字化成為增強供應鏈韌性的一個關鍵解決辦法。”

    8月12日,在2022中國物流企業家夏季峰會上,合肥維天運通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維天運通)董事長馮雷指出了傳統運力供應鏈的薄弱環節。他表示,以承運商為例,物流企業不用承擔管理成本,即可享受到優質的服務質量,但運費價格也給企業造成了成本負擔。業務起伏時,承運商的剛性運力規模也無法滿足企業的柔性運力需求。物流企業對運力沒有直接掌控權,運力供求錯配,導致運力供應鏈脆弱。

    以維天運通為例,企業采取的辦法是“全鏈路數字貨運解決方案”,通俗而言,即以數字化的方式去協調大B(貨主企業、物流企業)和小b(信息部、個體車)之間的連接關系。在平臺規則下,B和b經過反復地交易、博弈等,最終幫助物流企業構建一條“平時有質量、突發有韌性、價格有優勢”的運力供應鏈。

    在數字貨運業務方面,截至2021年底,維天運通已為超過9600家托運方及230萬名貨車司機提供服務,累計完成超過2870萬份托運訂單。

    在會后的專訪中,馮雷對經濟觀察網表示:“數字化貨運勢頭非常好,這一輪物流的數字化發展,是在貨車司機的數字化基礎上產生的。簡單來說,貨車司機擁有手機后,可以把接單、信息填報等工作轉移至相關APP上,所以數字化貨運進入快車道。”

    與此同時,不可忽視的是,當前數字化貨運在整體運輸市場的滲透率仍較低。

    在馮雷看來,物流行業的數字化存在諸多障礙——政府法規層面對于數字化的支撐還不是特別清晰;其次,一些運輸企業的數字化太過于簡單,并沒有實現運輸流程改造等價值,但借數字化外衣去謀求政策紅利。

    在數字化增強供應鏈韌性的另一面,2022年上半年,多個數字化貨運平臺(即運輸訂單撮合平臺)上的貨車司機運輸單價持續走低以及貨車司機生存現狀引發多方關注。

    對于撮合平臺上運輸單價持續走低的原因,馮雷分析,一方面,隨著貨車司機個人數字化能力增強,貨車司機跳過了傳統的物流信息部,與貨主直接形成交易,這個過程恰恰把相對穩定的價格層打掉。原來出現運輸價低的情況,更多是因為物流信息部把這部分利潤掙去了,貨車司機不知道真正的市場價格。那時司機間還形不成惡性定價;另一方面,現在總體上運輸行業的貨車司機數量供大于求,而數字化平臺將供大于求的劣勢進一步凸顯。這也是數字化給貨車司機帶來的弊端之一。

    一個好的現象是,現在已經有不少物流企業脫離純運價撮合方式。馮雷表示:“運價壓到底,必然形成雙輸局面。物流服務除了運價之外,一項很重要的問題是安全和質量,只看運輸價格的供應鏈一定不是個好的運行模式?,F在一些企業開始構建自己的有韌性的數字供應鏈,不是完全交給市場撮合,這樣司機運輸單價相對穩定,客戶也能得到更好的服務。”

    當然,數字化也遠遠不止于撮合訂單。馮雷介紹,撮合訂單在貨車運輸中所占的比例和重要性都比較小。“一說物流數字化就等同于撮合,最終導致惡性競價的看法不全面。數字化的目的是對運輸全鏈路和全業務流程的數字化改善、再造。當然,這方面做的好的企業還比較少。”

    公開信息顯示,維天運通成立于2002年,是中國網絡貨運賽道上最早一批平臺公司之一,目前公司旗下運營全鏈路數字貨運平臺“路歌”。2022年6月29日,維天運通向港交所主板遞交上市申請。其招股書顯示,公司收入主要來源于數字貨運業務,貨運服務營收占比持續超過9成。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大國資新聞部記者
    關注宏觀經濟以及人社部相關產業政策。擅長細節深度寫作。
    午夜视频十八???嗯嗯啊
  • <nav id="e4w4a"></nav>
  • <nav id="e4w4a"></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