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e4w4a"></nav>
  • <nav id="e4w4a"></nav>
  • “隆基密友”同日被立案調查背后:近40億元的“個人間轉賬”謎團待解

    鄭晨燁2022-08-23 21:24

    經濟觀察網 記者 鄭晨燁 “李春安此次涉案可能與隆基電磁(873425.NEEQ)總經理趙能平,以及在新三板掛牌的石金科技(833069.NEEQ)有關。”一位參加了連城數控8月20日投資者線上交流會的機構人士告訴記者。

    此前的8月19日晚間,北交所市值“二哥”連城數控(835368.BJ)發布公告稱,“因涉嫌證券市場內幕交易等違法違規行為”,公司實際控制人、董事長李春安被中國證監會立案調查。

    同樣也是在8月19日晚間,新三板掛牌公司隆基電磁亦發布公告稱,公司實際控制人、董事、總經理趙能平“因涉嫌證券市場內幕交易等違法違規行為”,被中國證監會立案調查。

    同時,記者注意到,在2021年11月4日全國股轉公司下發的《關于沈陽隆基電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精選層掛牌申請文件的審查問詢函》中,在問詢的第一個問題中就明確提及,“申報材料顯示,公司在創立初期,由五位蘭州大學校友創辦,在公司的發展過程中,各自持股比例及業務重心發生變化,鐘寶申的業務領域主要聚焦在上市公司隆基股份,李春安、王學衛的業務領域主要在連城數控,張承臣、趙能平的業務領域主要在隆基電磁。”

    也就是說,在上述“隆基五人組”中,目前已有兩位正在被中國證監會立案調查。

    而且,上述《審查問詢函》中亦曾明確披露,李春安在2021年曾向趙能平與張承臣兩人轉去近40億元的巨額資金。而關于此筆巨資的“來龍去脈”,隆基電磁及連城數控方面均未曾做出公開披露。

    一棵藤上幾個“葫蘆瓜”?

    在李春安被證監會立案調查的消息公布后,因其作為隆基綠能(835368.SH)實際控制人及控股股東李振國和李喜燕之一致行動人的特殊身份,隆基綠能在8月21日發布公告回應稱,截至2022年6月30日,李春安在隆基綠能中持股占比僅為 2.11%,“本次立案事項對公司經營不產生實質性影響”,且經向李春安確認,“其本次被立案事項涉嫌內幕交易標的并非本公司股票,且不涉及公司的相關事項”。

    同日,連城數控亦發布相關公告稱,“董事長(李春安)本次涉嫌內幕交易的標的不涉及上市公司股票”,“本次立案調查事項僅為對董事長個人的調查,不會影響公司正常的生產經營活動”。

    上市公司如此回應,可謂“云淡風輕”。但在記者就此事進一步調查、走訪的過程中,發現此事背后藤蔓蜿蜒,相當不簡單。

    “連城數控方面在第二天一大早就緊急召開了面向大機構的專場說明會,由李春安親自出席向機構投資者說明此次被調查的情況,包括鄧曉峰在內的許多投資大咖都參加了會議。”一位參加了連城數控8月20日機構交流會議的人士向記者表示。

    從該人士向記者展示的會議紀要來看,李春安向機構投資者們強調,此次所披露調查事項不涉及北交所、深交所和上交所的上市公司,其堅信連城數控和自己都沒有任何問題。

    “此次立案周期最長為6個月,公司內部也有一些應對方案,不會影響到生產經營業務,公司很多客戶和董事長都是朋友,大家都知道此事不牽涉任何上市公司。”連城數控相關負責人在電話會中表示。

    上述機構人士告訴記者,目前此事仍處于調查期間,詳細情況若未經官方披露也不好透露更多,但是目前不少機構推測,李春安此次涉案可能與隆基電磁(873425.NEEQ)總經理趙能平,以及在新三板掛牌的石金科技(833069.NEEQ)有關。

    從隆基電磁方面公開披露的信息來看,該公司最早由五位蘭州大學校友——鐘寶申、李春安、王學衛、張承臣、趙能平創辦。但在公司的發展過程中,因各自持股比例及業務重心發生變化,鐘寶申的業務領域主要聚焦在上市公司隆基股份,李春安、王學衛的業務領域主要在連城數控,張承臣、趙能平的業務領域主要在隆基電磁。

    盡管各有側重,但從公開披露的相關公司的股權結構來看,這個“隆基五人組”在隆基綠能(835368.SH)、連城數控(835368.BJ)、隆基電磁(873425.NEEQ)三大公司中均有比較緊密的股權關聯。

    據經濟觀察網記者梳理,以隆基電磁為例,張承臣當前擔任隆基電磁的董事長,持有該公司33.46%的股份,為第一大股東;趙能平擔任隆基電磁的總經理,持有22.78%的股份;而另外三位“校友”鐘寶申、李春安、王學衛則合計持有25.43%的股份。

    而在連城數控方面,該公司當前的第一大股東為海南惠智投資有限公司,持股比例為30.34%。

    而根據天眼查信息,海南惠智的股東為六位自然人,其中鐘寶申持股比例最大,約為33.1%,李春安持股比例約為27.64%,張承臣持股比例約為14%,趙能平持股比例約為11.63%,吳軍持股比例約為9.59%。同時,鐘寶申亦為海南惠智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長、總經理。

    根據記者的查詢了解,在趙能平、李春安被立案調查之前,隆基電磁(873425.NEEQ)曾在2021年9月29日向全國股轉公司提交了申請股票公開發行并在精選層掛牌的申報材料。隨后,在2021年11月4日,隆基電磁就收到了股轉公司發來的《關于沈陽隆基電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精選層掛牌申請文件的審查問詢函》。

    在當年,北交所正式成立后,所有精選層在審項目平移至北交所,北交所按照項目原所處階段繼續推進審核工作。隨后,在2021年12月31日,隆基電磁方面以“鑒于財務報告即將過期”為由,向北交所申請中止審查,并在2022年3月30日,重新報送2021年年度財務報告及審計報告后,申請恢復了審查。

    不過,對于公司收到的上述《審查問詢函》,隆基電磁方面卻始終未做回復。

    直到今年7月14日,隆基電磁召開第四屆董事會第十二次會議和第四屆監事會第十次會議,審議并通過了《關于終止向不特定合格投資者公開發行股票并在北京證券交易所上市申請的議案》、《關于撤回向不特定合格投資者公開發行股票并在北京證券交易所上市申請材料的議案》。

    至于”突然終止”北交所上市申請的原因,隆基電磁在公告中稱是“基于未來戰略調整考慮”。

    而在上述這份始終沒有得到隆基電磁回復的《審查問詢函》中,記者發現了更的細節。

    “內幕交易”背后的重“迷霧”

    “實際控制人趙能平與王曉萍(夫妻關系)因進行連城數控股份交易于2020年12月24日被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自律監管措施。此外,石金科技為趙能平持股1.56%的企業,趙能平被遼寧證監局要求協助調查石金科技二級市場交易的有關事項。”全國股轉公司在《審查問詢函》中曾這樣明確指出。

    經濟觀察網記者發現,問詢函中所指石金科技(833069.NEEQ)為一家新三板掛牌企業,主營業務為生產、加工高純石墨制品。

    而從時間脈絡上來看,趙能平的名字最早出現在石金科技(833069.NEEQ)2020年的半年報中,持股數量為63.1萬股,持股比例為1.56%,位列該公司前十大股東之第九。且由于公告信息顯示其期初持股數為0,則意味著趙能平此筆63.1萬股的石金科技股票即建倉于2020年上半年。同期,從K線圖上看,石金科技的股價波動區間在1元/每股—2元/每股之間。

    在趙能平入場后不久,由李春安實控的連城數控(835368.BJ)便在2020年10月30日發布公告稱,“為完善公司戰略布局,增強公司核心競爭力”,擬斥資近3500余萬元以定增方式認購石金科技股份,認購價格為3元/股。此次增資完成后,大連數控將以17.37%的持股比例稱為石金科技的第二大股東。

    從石金科技2021年半年報披露的信息來看,連城數控最終參與了石金科技的增發,大手筆認購了1166.67萬股,隨后又在2021年下半年進一步加倉,持股比例最終達到了21.07%,為第二大股東。

    記者注意到,隨著連城數控的“高調”入場,石金科技(833069.NEEQ)的股價在2021年下半年一路突飛猛漲,至2021年10月中旬,其股價竟漲至75元/股。

    趙能平在此過程中的相關操作,也由此引出《審查問詢函》中所稱,“趙能平被遼寧證監局要求協助調查石金科技二級市場交易”之事。

    除了趙能平、連城數控在投資石金科技一事中的上述諸多聯系,記者還發現,李春安曾在去年給“掌控”隆基電磁(873425.NEEQ)的張承臣和趙能平兩位“校友”提供了近40億元的資金支持,而李春安實控的連城數控在去年實現的總營收也不過20.4億元。

    在去年11月發給隆基電磁的《審查問詢函》中,全國股轉公司有明確表述指稱:“2021年2月至5月,公司實際控制人張承臣和趙能平分別收到李春安(及其配偶翁娥、同學趙新卯、下屬匯智投資員工劉喜梅)大額資金轉入 19.59 億元、19.37 億元,李春安的資金來源自其持有的隆基股份轉讓所得。”

    據經濟觀察網記者梳理,早在2020年10月,隆基綠能(835368.SH)方面就公告稱李春安因“個人資金需求”,要減持其所持公司無限售條件流通股不超過3771.76萬股,而到了2020年12月,李春安又與高瓴資本達成協議,向高瓴轉讓了其所持有的隆基綠能(835368.SH)2.26億股,交易總額達到了158.41億元。

    而就在李春安大手筆減持套現后不久,即發生了其向隆基電磁(873425.NEEQ)實控人張承臣和趙能平提供大額資金的情況。

    值得注意的是,李春安作為隆基電磁(873425.NEEQ)的第三大股東,其向趙能平、張承臣提供資金的背后,有可能存在股權代持及其他利益安排的行為。

    彼時,股轉公司就在《審查問詢函》中即明確要求隆基電磁,“補充說明李春安向實際控制人張承臣和趙能平轉入大額資金的原因及合理性、該筆資金的性質、目前的具體資金流向,說明實際控制人張承臣和趙能平與李春安是否存在其他協議安排,是否存在股權代持或其他利益安排,是否存在利益輸送”。

    但在問詢函下發后不久,隆基電磁就先中止后撤回了北交所的上市申請,而隨著上市審查的突然終止,關于問詢函中所指出的諸多“謎團”,公司方面始終沒有予以解釋、澄清。

    就在隆基電磁正式撤回北交所上市申請后的一個月后,趙能平與李春安就在同日受到了證監會的立案調查。

    此外,記者還注意到一個細節,在隆基電磁申請掛牌精選層期間,該公司財務負責人兼董事會秘書石光曾出現頻繁的離、任職行為,其曾于2018年2月、2021年3月先后兩次離職。

    針對上述諸多“異常”及“疑問”,經濟觀察網記者曾多次聯系連城數控方面尋求解答,但截至發稿前,并未得到任何回應。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深圳采訪部記者
    關注新能源、半導體、智能汽車等新產業領域,有線索歡迎聯系:zhengchenye@eeo.com.cn,微信:zcy096x。
    午夜视频十八???嗯嗯啊
  • <nav id="e4w4a"></nav>
  • <nav id="e4w4a"></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