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e4w4a"></nav>
  • <nav id="e4w4a"></nav>
  • 靈魂綁定:為Web 3.0注入靈魂

    陳永偉2022-09-20 15:36

    陳永偉/文

    9月8日,幣安(Binance)宣布推出Binance賬戶綁定(BAB)Token,這是一種靈魂綁定通證(SoulboundToken,簡稱SBT),將作為幣安用戶已完成認證的身份證明。同一天,BNBChain中的14個 Web3項目宣布對BAB的持有者給予多項激勵,以此鼓勵用戶持有BAB通證。這一系列舉措,讓“靈魂綁定”迅速火出了圈,成為最近Web3.0領域最為火熱的概念之一。

    不少評論人認為,“靈魂綁定”的應用將可以有效解決Web3.0領域的很多問題,從而大步推進Web3.0的普及和發展,但也有不少人對這項技術的應用價值提出了質疑。那么,“靈魂綁定”這個聽起來很酷的名詞究竟指的是什么?它有什么價值,又有什么缺陷?它的應用前景到底如何?關于這一切,且讓我們慢慢說來。

    靈魂綁定是什么?

    所謂“靈魂綁定”(Soulbound),指的是將某些通證和公開可見的、不可轉讓的(但可能是發放者可撤銷的)通證相綁定。這些賬戶就被稱為“靈魂”,而與之綁定的通證則被稱為“靈魂綁定通證”。和現在常見的各種通證不同,“靈魂綁定通證”是非金融化的,它們更多的是被用來表示某種身份或者從屬關系。比如,我們是某個學校畢業的,曾經獲得過某個獎項,這些經歷所對應的身份都可以做成對應的SBT,并且這些SBT只能我們自己使用,不能轉給別人。

    從思想淵源上看,“靈魂綁定”的想法最早來自于游戲《魔獸世界》(WorldofWarcraft,簡稱WOW),并由資深WOW迷(注:據說布特林當年創建以太坊就是不滿于中心化的WOW決策者擅自修改了某些游戲人物的屬性)、人稱V神的以太坊創始人維塔利克·布特林(VitalikButerin)引入了Web3.0領域。

    在游戲中,它指的是玩家獲取的某些物品只能由自己使用,而無法與其他玩家交易。從初衷上看,提出靈魂綁定這個設定的目的是為了保持游戲的趣味性和平衡性。我們知道,在類似WOW這樣的大型網絡游戲中,通常會自帶,或者自發演化出用戶間的道具交易系統。通過這個系統,用戶就可以互通有無,互補余缺。不過,這種物品交換的存在,很可能會讓游戲失去了趣味。甚至在一些游戲中,用戶可以通過直接充值來購買各種道具,這樣一來,游戲的設定就會被完全破壞。而一旦在游戲中引入了靈魂綁定,規定那些通過完成高難度任務獲得的裝備只能由獲得者本人持有和使用,那么這些問題就可以迎刃而解。

    2022年初,布特林發表了一篇博文,專門探討了靈魂綁定思路在Web3.0領域應用的可能性。作為資深的WOW粉,他敏銳地意識到,這個誕生于游戲領域的概念很可能可以幫助人們解決很多Web3.0領域難解的問題。比如,隨著NFT的流行,某些組織會向自己的成員贈送一個NFT來作為紀念。但如果這些NFT是可以轉讓的,那么我們就很難從某人持有一個組織發行的NFT來判斷他究竟是否隸屬于這個組織。而如果對NFT執行了靈魂綁定,規定組織成員只能自己持有,不能轉讓,那么這個NFT就可以被用來作為組織成員身份的標識。

    不久之后,布特林又和微軟的研究員格倫·韋爾(GlennWeyl)一起發表了一篇學術論文:《去中心化社會:尋找Web3的靈魂》(DecentralizedSociety:FindingWeb3'sSoul),進一步對靈魂綁定的應用、優勢和挑戰進行了闡述。這里值得一提的是,盡管韋爾在業界的知名度不如布特林,但在學界卻是一位傳奇性的人物。這次由布特林和韋爾合作論文,可謂是強強聯手。這篇論文在網上一發表,就引來了各方的廣泛重視,并引發了Web3.0領域的大量創新。

    靈魂綁定的用途

    那么,“靈魂綁定”在Web3.0領域有哪些應用呢?布特林和韋爾在他們的論文中給出了如下可能的應用場景:

    (1)藝術領域的應用和作者身份驗證

    靈魂綁定的第一個應用場景是藝術領域。自從NFT火爆之后,很多藝術家開始將自己的作品制作成NFT來上市交易。然而,這里有很多問題,例如如何證明這個NFT就是由藝術家本人所創造的?事實上,類似的問題在現實中已經出現了。例如,在今年早些時候,就有人將畫家馬千里(筆名不二馬大叔)的作品“胖虎打針”做成了NFT并進行售賣,從買家的角度看,他們是無法判斷這個NFT究竟出自于馬千里本人之手,還是別人拿了他的作品而制作的。而如果有了靈魂綁定,作者則可以從他們的靈魂賬戶中發行 NFT。如果作者賬戶中擁有的SBT越多,就越能夠證明這個作者是其本人。比如,一位作者獲得過“最佳漫畫獎”、獲得過“最受歡迎微博”稱號,假如這些稱號都有對應的SBT,那么他在發行自己的NFT作品時,就可以將這些SBT加入其中。這樣,用戶通過這些SBT,就可以判斷作品確實出自這位作者。不僅如此,對于一些并不出名的作者,他可能需要依靠某些身份信息來證明自己。比如,一般來說,在同等條件下,中央美院畢業生的藝術作品經??梢再u出更高的價格。因此,中央美院的畢業生就可以將這個身份對應的SBT加入到自己的NFT當中以示區別,這樣他們的作品就可以在交易中獲得更高的溢價。

    當然,除了狹義的藝術作品外,SBT還可以被應用于作品的驗真。比如,隨著“深度偽造”(deepfake)技術的發展,我們已經很難分辨一個圖片或者視頻的真假,即使借助于人工智能,要做到這點也會越來越困難。在這種背景下,作者可以在作品中植入自己的SBT來為作品的真實性提供驗證。比如,我發表了一個視頻聲明,為了表明這個聲明確實是我本人做出的,我可以將它和我擁有的一系列SBT放到區塊鏈上。這樣,人們就可以很容易通過SBT來判定聲明確實是我本人作出的。

    (2)金融借貸

    靈魂綁定的第二個應用是金融借貸。長久以來,提升金融可及性(ac-cessibility)被認為是Web3.0的一個重要優勢。尤其是“去中心化金融”(De-centralizedFinance)的興起,被認為可以讓更多的人擺脫中心化金融機構的束縛,從而可以讓更多人獲得金融服務。然而,從根本上看,Web3.0卻難以解決金融市場的一個難題,即信息不對稱。

    我們知道,區塊鏈是Web3.0的技術基礎,而區塊鏈的一個重要特征就是匿名性。在區塊鏈上交易,每一個交易者都不過是一個沒有名字的節點。盡管從理論上講,人們可以從這個節點的交易記錄來判斷其信用狀況,但這并不從根本上解決問題。比如,一個交易信用記錄非常差的人完全可以換一個新的賬號來重新進行交易。另外,即使知道了一個用戶過去交易的信用狀況,也很難確切知道他的資金狀況如何。這就好像我們可以通過一系列的借錢和還錢來刷高自己的芝麻信用分,以此來獲得更多的貸款額度,但實際上我們的償還能力可能很低。由于這種信息不對稱問題難以解決,因此很多依托于區塊鏈的金融項目事實上還是需要高額的抵押——盡管它們需要的抵押品通常會是一些加密資產。

    我們是否有一種方法成功破解信息不對稱,以低門檻甚至無門檻來提供金融服務,并且讓金融風險控制在一個比較小的程度呢?在現實中,穆罕默德·尤努斯(MuhammadYunus)創辦的格萊珉銀行(GrameenBank)其實提供了一個很好的范例。格萊珉銀行被稱為是窮人的銀行,其服務對象主要是孟加拉國鄉村的貧困農民。很顯然,農民在向銀行借錢時,很難提供相應的抵押品。按照一般教科書上講的理論,這種貸款應該會有很高的違約率。但事實上,格萊珉的呆壞賬卻非常少。原因是這些貸款都是以社區成員提供擔保的。一般來說,一個社區的成員會非常了解自己同輩的經濟狀況,因此如果他們愿意提供擔保,就說明認可了其還款能力。而如果某人在向銀行借了錢之后違約,他就會在社區內“社死”。通過這種設定,就可以有效保證用戶的還款。

    在有了靈魂綁定之后,格萊珉的這種模式就可以被復刻到Web3.0領域。具體來說,用戶在希望獲得某項金融服務時,可以向金融機構提供能證明自己隸屬于某些團體的SBT。比如,如果某人屬于某個企業家俱樂部,他就可以出示對應的SBT。這樣,銀行通過考察這個俱樂部的平均償債能力,就可以以較低的抵押率向這個用戶提供貸款。如果用戶不能還債,他就會面對來自于企業家俱樂部的壓力。而俱樂部為了維護自己的聲譽,也會幫助其還款,確保其不違約。

    (3)組織治理的用途

    隨著Web3.0的興起,“去中心化自治組織”(DecentralizedAutonomousOrganization,簡稱DAO)開始崛起。越來越多的企業和組織開始選擇用DAO的方式進行治理。但是在DAO的治理過程中,有很多問題需要解決。舉例來說,DAO的很多重要決策需要通過成員的鏈上投票來決定,而在這些情形下,一些心術不正的用戶很可能會發動所謂的“女巫攻擊”(SybilAttack),即偽造多個用戶身份,也就是俗稱的“僵尸號”來參與投票。在這種情況下,DAO的決策就會受到干擾。除此之外,DAO為了激勵用戶,還經常會進行“空投”(airdrop),即按照賬戶向DAO成員發放通證。在面臨“女巫攻擊”的情況下,大量的通證會被“空投”到那些“僵尸號”賬戶。這樣不但會導致DAO內財富分配的不均,還會造成DAO治理權配給的扭曲。

    如果引入了靈魂綁定,那么“女巫攻擊”就可能有效得到遏制。具體而言,在成員加入DAO時,DAO可以用一定方式對其進行真人驗證。在確定了成員是真人時,就可以向其發放人格證明“人格證明 (proof-of-personhood)”SBT。只有當擁有了這個SBT后,用戶才可以參與有關DAO的決策的相關表決。此外,為了吸引那些更具有治理能力和經驗的人參與決策,可以給滿足某些資質、具有相關能力的用戶發給對應的SBT。通過這樣的設定,就可以確保讓那些最愿意為DAO付出、最能夠為DAO付出的人成為真正的DAO治理者。

    (4)預防可能的中心化

    我們在之前的專欄中曾經多次說過,Web3.0或許并沒有人們想象的那樣“去中心化”。某些用戶可以通過持有大比例的治理通證來實現對組織的控制——這種控制可能是公開的,也可能通過讓多個不同賬戶代持的方式來實現。因此,要維護一個Web3.0網絡或組織的民主性,就必須能夠及時發現它的中心化程度。一旦發現其中心化程度過高,就要及時進行干預。

    那么,怎么才能衡量一個Web3.0網絡的中心化程度呢?在目前的實踐中,有兩種指標被用來衡量中心化。一種指標是所謂的“赫芬達爾-赫希曼指數”(Herfindahl-HirschmanIndex,以下簡稱HHI指數)。這個指標是從反壟斷領域借鑒而來的,最初是被用來衡量市場的集中度。它被定意為,市場上所有競爭者市場份額的平方和。指數越大,市場越集中。類似的,在Web3.0領域,HHI指數可以被定義為一個Web3.0網絡中,每個用戶擁有的關鍵資源的份額的平方和,這個指數越大,就說明網絡越中心化。另一個衡量方法是應用風險資本投資人、原Coinbase的首席技術官斯里尼瓦桑(BalajiSrinivasan)提出的“中本聰系數”(Nakamotocoeffi-cient),即至少要多少個用戶才能擁有51%的關鍵資源(如算力、治理通證等)。很顯然,一個網絡的“中本聰系數”越低,就說明這個網絡越集中。

    需要說明的是,無論是以上哪一種衡量方法,都會受到“女巫攻擊”的威脅。某些掌握大量關鍵資源的用戶完全可能讓多個虛擬賬戶來代持這些資源,從而掩蓋網絡的實際中心化程度。那么,如何才能破解這個問題呢?靈魂綁定就提供了一種可能的思路。

    通過每一個用戶擁有的SBT,人們可以很容易地知道他們的社會關系。這樣,就可以推斷出是否有某幾個集團,或者某幾個人掌握了控制網絡所需要的關鍵資源。當發現擁有同樣SBT的用戶所擁有的資源超過了一定的閾值時,就需要引起警惕,并提前進行干預。

    (5)多元化產權

    在NFT技術被發明之后,人們認為這為解決數字資產的產權歸屬問題提供了一個可能的方案。從本質上講,NFT類似于一個數字的產權證,人們可以通過制作與資產相對應的NFT來宣誓對資產的所有權,而關于資產所有權的變更也可以通過NFT來表現。不過,用NFT來解決問題有較強的局限性:它的優勢主要體現在解決那些可轉讓的權利。但是,在現實中,產權是一個“權力束”(abundleofrights),其中有很多權利可能并不是一次性轉讓的。例如,使用權就不是一次性轉讓的。我們可以允許某個人重復、多次地使用某項機器,在每次使用之后,機器的使用權并不會發生變更。顯然,對于這樣的權利,NFT等已有的技術是難以刻畫的。

    對于類似的問題,靈魂綁定就可以比較好地予以解決。具體來說,可以給享有某一權利的用戶發放對應的SBT,隨后他就可以憑借這個SBT來行使相關權利。例如,數據共享中心可以對會員發放SBT,如果會員要使用數據,就必須出示SBT進行驗證。通過這樣的方法,就可以有效地界定和保護那些不可轉讓的權利。

    (6)公共資金的分配

    隨著Web3.0的興起,大批的鏈上社區開始涌現出來。在社區的建設過程中,公共品(PublicGood)的建設將會是一個十分突出的問題。由于“非競爭性”(即一個使用者對該物品的消費并不減少它對其他使用者的供應)和“非排他性”(即一個使用者在使用物品時不能禁止他人使用)的存在,如果要通過市場化的手段來提供公共品,則所有組織成員都會有“搭便車”的想法。結果就是建設公共品的資金難以籌集,公共品的供給不足。

    如果提供公共品的主體是政府,這個問題并不難解決,它可以通過征集稅收的方式來完成公共品的融資。不過,用稅收來對公共品進行融資需要有一個類似于政府的權威性中心化組織,而現在的鏈上組織基本上都選擇了DAO作為其治理方式。從本質上看,它并不具有一個有足夠權威的中心。因此,在考慮究竟提供哪些公共品、究竟為每一種公共品花費多少資金,就必須采用另外一套思路。

    在現實中,很多鏈上組織都會有一個資金池,以專門提供公共品。與此同時,由于在這些組織中,成員通常有很大的異質性,因此不同成員可能提出建設不同公共品的訴求。在這種背景下,這些組織最需要解決的問題就是如何將資金池中沉淀的資金在不同的項目之間分配,以盡可能滿足成員的多樣化訴求。

    2020年時,布特林、韋爾,以及哈佛的博士生佐依·希奇格(ZoeHitzig)曾共同發表了一篇論文來討論這個問題。他們給出的方案是所謂的“二次方融資”(QuadraticFunding)。“二次方融資”的技術細節很復雜,簡單來說,它會先對各種備選方案在組織成員之間進行融資,以測試成員對這些項目的偏好程度。最后決定資金分配的因素不僅包括各項目融到的資金,還包括向各項目提供資金的成員數量。舉例來說,目前有A、B、C三個公共品項目需要資金。為了測試組織成員對它們的偏好程度,先進行預融資,結果三個項目各募集到了1000元。但不同的是,A項目的1000元是由5個成員提供的,每人200元;B項目的1000元是2個成員提供的,每人500元;而C項目的1000元是1個成員獨立提供的。那么根據“二次方融資”的規則,最終分配給A項目的資金應該最多,分配給B項目的次之,而分配給C項目的資金則最少。其理由是:A項目可以提供服務的成員要多于B項目,而B項目可以提供服務的成員則要多于C項目。

    雖然布特林等人在論文中對“二次方融資”的優越性進行了很多論述,但這種方法的局限性依然是非常明顯的:它同樣無法避免“女巫攻擊”的影響。比如在上面的例子當中,項目C的那位捐贈者如果可以注冊二十個小號,將原本獨立捐出的1000元分散到這二十個小號中捐出,那么他就可以從資金池中分得更多的資金支持。另外,即使不進行“女巫攻擊”,他也可以號召和他有共同背景,例如同一學校畢業、或者是在同一單位工作的成員進行捐贈。在這種情況下,雖然捐贈的成員的數量看起來不少,代表的偏好很多樣化,但其實這一切都只是一種假象。

    如果引入了靈魂綁定,那么以上問題就可以得到一定程度的解決。如前所述,根據用戶持有的SBT,可以有效地判斷它們背后是不是同一個人,或者它們之間是屬于同一組織,因而具有某種勾結。一旦發現類似情況,就可以將持有類似SBT的不同成員的捐贈合并,視為來自于同一人。然后再根據“二次方融資”的基本規則來分配資金池當中的資金。通過這種處理,就可以讓有限的資金更好地照顧到多樣性的偏好,讓資金的分配變得更有效率。

    (7)小結

    所謂靈魂綁定,就是通過技術在Web3.0當中重申身份的重要性。通過以上的例子,我們已經可以看到,它將會在Web3.0的不同領域起到非常關鍵的作用。限于篇幅,我們這里所展示的,還只是靈魂綁定應用的很小一個方面。在布特林等人的論文中,還給出了這個技術的很多其他用途,例如用于市場預測、多元人工智能等,相信隨著技術的進步,更多的應用還會被陸續開發出來。從這個意義上講,靈魂綁定的提出確實是為Web3.0這個原本冰冷的去中心化網絡注入了靈魂。

    靈魂綁定的隱憂

    所謂凡事有一利必有一弊,當人們引入靈魂綁定來解決Web3.0中存在的各種問題時,其本身也會引來很多新的問題。如前所述,靈魂綁定的實質是在Web3.0當中建立身份,但隨著一個人在網上展示自己的各種身份時,Web3.0的一個重要優點——匿名性就可能蕩然無存。

    從根本上講,我們每個生活在社會上的人都是各種社會身份的交集,一旦我們通過人們展示的各種SBT看到了他們所擁有的各種身份,那么找出這些身份背后的那個人將會是輕而易舉的事情。而在Web3.0的網絡上,這個問題將會比之前所有的情形更為嚴重。因為從理論上講,每個賬戶在網絡上的每一個行為,如花了多少錢,買了什么東西,都會被記錄在區塊鏈上并向全網公開。如果這些賬戶后的人被找到了,那么他們在網上的所有行為都可能會被公之于天下。這不僅會引來各種“社死”,還可能會招來大量的詐騙、要挾,以及其他的麻煩。從這個角度上看,為Web3.0注入靈魂在帶來諸多好處的同時,也可能打開了潘多拉的盒子。

    那么,如何才能有效避免以上問題的產生呢?布特林和韋爾在他們的論文當中提了很多的建議。比如,他們建議將表明身份的內容進行線下存儲,只把這些內容經過加密之后的哈希值上鏈并制成SBT,并且為此設定相關的密碼。這樣,用戶的相關信息就不會直接在鏈上被人輕易看到。又如,在驗證SBT所包含的信息時,他們建議采用“零知識證明”(Zero—KnowledgeProof)技術,從而在保證驗證用戶是否具有某項身份的過程當中,不會泄露其他的額外信息。

    不過,即使采用了以上這些方法,靈魂綁定本身所蘊含的風險依然是存在的?;蛟S,要徹底解決這些煩惱,我們還需要等待進一步的技術進步。盡管如此,靈魂綁定的出現已經為Web3.0的發展指出了一條可能的道路。相信在被注入了靈魂之后,Web3.0將會得到更為迅速的發展。

     

    《比較》研究部主管
    午夜视频十八???嗯嗯啊
  • <nav id="e4w4a"></nav>
  • <nav id="e4w4a"></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