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e4w4a"></nav>
  • <nav id="e4w4a"></nav>
  • 萬物歸心者 方是敲鑼人

    2022-09-29 20:42

    9月29日9:30,深圳梅林一座辦公樓里鑼聲響徹,一家新的上市公司“02602.HK”正式登陸港交所。

    這是萬物云的高光時刻。

    值得玩味的是,敲響這代表榮耀一鑼的,并不是公司的靈魂人物朱保全,也不是萬科集團兩任董事長王石、郁亮,而是六張幾乎從未出現在公眾面前的陌生面孔。

    1 1

    六位員工為萬物云上市敲鑼

     

    他們是誰?

    他們中有萬物云“60后代表”——既有萬科物業創始員工、超高層建筑專家;也有“70、80后代表”基層管家、不同業務板塊的高知;還有30出頭即升任公司高管的90后“萬物生”。

    為什么是他們?

    這是一家擁有超18萬名員工、服務面積超8.4億平方米的巨無霸公司。“物業+科技”的基因決定了它的人才結構多元,既有數以萬計本科以下學歷的一線服務者,又有來自頂級名校的高學歷科研團隊超千人,還有以朱保全為代表的在過去多年中帶領公司從傳統物業走向市場化、國際化和科技化的管理層。

    誰來代表萬物云上市敲鑼?

    有人說,朱保全是萬物云18萬人的火車頭,當然應該他上。朱保全卻說,我們這輛車,不是綠皮車,是高速動車,每節車廂都應該有驅動力。

    朱保全把自己從名單上劃掉,最終向6名員工發出邀請函,選擇在公司發展的里程碑時刻,在臺下為同事鼓掌。

    在他眼里,這些員工是公司的前世今生和未來,是奮斗向上的事業合伙人,他們代表著萬物云人才庫里的6張名片,展示著公司的精神氣質。他們足以向外界展示許多問題的部分答案——萬物云是誰?它從哪里來,將往哪里去?

    “掃地僧”楊鑫

    六個敲鑼人中,資歷最老的楊鑫,萬科物業深圳戰區的中級工程師。

    1993年底,24歲的楊鑫舍下“鐵飯碗”,成為萬科天景花園的一名物業管理員。這是萬科成立的第一個物管處,“萬科物業”誕生于此。

    楊鑫入職時,時任萬科物業管理處主任陳之平介紹什么是“物業管理”,他默默記住了:地上無煙頭,草地如綠毯,不丟自行車。這也是那一代萬物人血液里的三大法寶。

    小楊勤快好學,隨叫隨到,逐漸成長為物業多面手——電路維護、漏水防水、管道疏通、工區地面找平、欄桿刷漆、停車場管理甚至空調冰箱洗衣機等家電維修都不在話下。

    早年間,蓋房賣房是房地產公司的主業,而物業只是附屬部門。不過,房子一旦交到客戶手里,后續的維修、客訴問題,物業必須兜底。

    如果能讓物業提前介入建設過程,能夠避免很多問題,而全周期的運營維護,也將為萬科品牌提供強有力的支撐。

    13年前,新任物業負責人朱保全甫一上任,就開始極力推動物業的服務周期覆蓋立項、報規報建直到項目交付后運維全過程,而楊鑫恰是第一屆前介部門成員。

    楊鑫有很多法寶:比如水泵安裝極易發生低頻噪音,他用一枚減震墊解決了水泵難題;又如他給部分小區安裝電梯工序中設計的“二次減震”,被萬科全國項目乃至同行效仿;下水管道堵塞排查,也是楊鑫首度啟用標識預留管,大大減輕疏堵難度;停車場入口加個雨棚,能為業主搖下車窗時免遭風雨;哪類樹不宜栽種在車行道上,因為后期樹下掉果子、滴樹脂。

    在基礎服務摸爬滾打了28年,“小楊”成了“老楊”。盡管到今天,他仍是一線的業務專家,但如今深圳的任何一個高標準項目工地,總少不了楊鑫“挑刺兒”的身影:年輕建筑設計師們邊聽邊記,這是28年實踐摸索出的真經驗、無字書。

    正是有成千上萬個楊鑫式的掃地僧,萬科物業沉淀出了業主口碑和標桿地位,為業主資產保值增值的本質價值得以彰顯。

    “高人”陳惠榮

    和楊鑫同年出生的臺灣人陳惠榮,人稱萬物云“高人”。

    陳惠榮的“高”,在于他在超高層建筑物業管理領域的江湖地位。

    在商辦物業中,超高層建筑是比較特殊的一類,投資大、業態多、運維復雜、人流量大、管理難度高。2015年,萬物決定市場化,進入商業物業市場。次年,啟動與五大行的談判與收購,2019年完成對戴德梁行的入股,設立萬物梁行承接了后者的大中華區業務。

    身處全球最大的超高層寫字樓市場,萬物梁行當仁不讓,致力于做專門事業,自需專業人才。

    長期霸榜“世界第一高樓”六年的臺北101大廈的前物業總監、曾在高力國際等五大行擔任高管的陳惠榮,成為首選。不過當萬物梁行伸出橄欖枝時,陳惠榮年過50,江湖地位有了,也臨近職業高峰,僅僅口號式的話語,很難被打動。

    時至今日,陳惠榮還清楚記得,2020年11月他和朱保全初次碰面,就被大寶的夢想和抱負打動:萬物要做城市級服務者,要做特大綜合體物業管理專家。

    “他眼里有光”,陳惠榮說。

    事實上,萬物梁行既有外資文化和專業,又有萬科物業龐大的本地資源可供落地,有帆也有槳,對陳惠榮而言,這很可能是他職業所及最高處的圣杯。

    2020年11月,在萬物梁行成立一周年之際,陳惠榮決定加入,擔任公司超高層業務首席。

    他不負重望,將其執管101大廈的經驗和標準,都用到了萬物梁行。并牽頭打造國內首支經過系統化、體系化訓練的超高層運營管理專業團隊,堪稱超高層物管領域“黃埔軍校”。

    2021年以來,陳惠榮也參與中國物業管理協會牽頭成立的業內首個超高層COE專家委員會。

    30年來,萬科物業從被質疑“物業只能服務住宅項目”,到如今兩歲的萬物梁行就,中標了中國超一半的200米以上超高層項目服務合同,在管超高層項目達到50余棟,成為中國最大的商業物業公司。

    青春合伙周珂銳

    如果說楊鑫和陳惠榮代表了萬物云的厚度和高度,周珂銳大概就代表了銳度。

    六名敲鑼人,周珂銳年齡最小,但“官銜”最大。

    這位90后管理者是北大的本科、杜克大學的碩士,七年前加入萬科物業。從市場拓展職員起步,他僅用4年時間就晉升為BG合伙人,今年1月就已經成為萬物云一級板塊萬物為家的首席合伙人,成長飛速、銳氣十足。

    當外人驚嘆于周珂銳的順風順水,他只回答:再回到7年前,你們也不選物業行業。

    這話一點不假。

    2015年,整個物業行業僅彩生活一家登陸資本市場,外界對物業的印象仍是“四保一服”、“收物業費的”。

    每當被人問起,周珂銳都懶得和人解釋——只輕描淡寫回答:“在萬科工作”。

    不僅是他這樣的高材生,就是業內人也不免自嘲:“上輩子作孽,這輩子干物業”。

    當年躊躇滿志的朱保全,剛剛加入行業的時候,就在微博上宣稱:沒有人才涌入的行業,不是好行業。

    很快,萬科物業先到985校園中招募好苗子,卻被現實打臉了。朱保全不信邪。從2013年,他反其道行之,親自定向去清華北大,給那些有眼緣的好苗子造夢。于是,還真有一批年輕人被說服了,周珂銳便是“清北萬物生”代表。

    光榮與夢想聽完,日后人還得留得住。過去,高學歷人才被分散到各部門,很快就流失了。

    朱保全的新辦法是:先把他們攏在一起,“高精尖”地務虛,到了一定時候,下去掛職鍛煉,有了實踐認知,再回來獨當一面。

    這批清北萬物生接到的第一個任務,是在2013年做了First service(北美第一大物業公司)的研究報告。

    在今天看來,這份報告分量很重,堪稱萬科物業里程碑:

    第一次把First service引入中國,萬科物業也由此找到了未來發展的“參照物”;

    報告的研究結論繼而打動了萬科集團,放手萬科物業市場化拓展;

    也正是在研究中,管理者看到First service和高力國際的關系模式,也觸發了萬物對五大行的并購。

    面試時,周珂銳反問了朱保全一個問題:2015年公司要干的三件事是什么?

    朱保全告訴他:市場化,把業務做出去。這成了周珂銳入職后的主要工作:從零開始做市場拓展。

    那時候國內物業收并購仍是新鮮事物,周珂銳只能從翻書開始,學投資制度,學并購操作規則,請業務專家請教如何做盡調。

    如今萬物云的“蝶城”戰略,最早來自市場拓展產生的靈感:當時北京接了一個小區,旁邊的小區也找上萬科物業。

    周珂銳因此定下了兩個計劃:一是“化蝶計劃”,圈一些片區密集作拓展;二是鄰居計劃,每個項目街對面再接一個項目。

    朱保全予以肯定后,蝶城的打法逐步成形:把化蝶和街道做融合。

    2020年底,周珂銳接過“軍種旗”,擔任樸鄰發展首席合伙人。在周珂銳帶領下,樸鄰業務實現了連續兩年年化30%以上增長。

    2022年開始,樸鄰并入萬物為家。在最新的樹狀業務圖上,萬物為家這個社區空間服務中的經營性業務都由周珂銳負責。

    法律精英袁嘉妮

    發展是中國最大的主題詞,也是萬物云的。拓展并購,不僅成就了“萬物生”周珂銳們,也吸引來袁嘉妮這樣的外部精英。

    袁嘉妮擁有“紅圈所”的履歷,2007年-2020年間在君合律師事務所,有豐富的境內外資本市場和并購經驗。從2016年開始,就是萬科物業的場合律師。

    2020年12月28日,袁嘉妮正式加入萬物云,從法務負責人,到負責投資中臺,到審計以及上市前路演等身兼數職,面對更大的舞臺,邊界也一再拓寬,

    經過兩年“熏陶”,袁嘉妮的心態逐漸有了變化,比如意識到律師和法務這兩個角色有很大區別,律師只需要解決專業問題,而法務要站在公司、商業角度去思考:怎樣在不違規前提下讓公司效益最大化。

    袁嘉妮也在改變著萬物。

    由于律所扁平化管理的理念熏陶,袁嘉妮給部門宣貫三個信條:第一要“專業”,無論是法務、投資還是審計,要求工作非常專業;第二,在專業的基礎之上還要“正直”,不用溜須拍馬,只要說自己專業的話;第三個詞是“快樂”,只有快樂才能持續。她一度提議未來把工作日常拍成情景劇。

    這也是萬物云的文化三原色:陽光健康、做服務者、永爭第一,讓來自不同背景的人匯聚于萬物云這個“大熔爐”,爭先、碰撞且相互融合,但無論來自何等層級或背景的人才,都必須堅定一個前提:我愿意做一個服務者。

    算法一哥袁戟

    “做科技找死,不做科技等死。”這是十年前朱保全對物業行業效率問題思考后的經典臺詞。

    那時候萬科物業的人數,已經遠遠超過了母公司萬科,而今,這個數字更是增加到18萬。物業提質不提價的難題、日漸擴張的管理界面和高企的人工成本,讓這句話變得無限接近。

    可能因為朱保全是自動控制專業的大學生,他對機器、算法和人工智能的信仰,成為萬物提前進入數字化時代的底色。

    從2013年開始,萬科物業每年將1.5%的營收,投入到技術研發中。從最初幾百萬都投得小心翼翼,到今天的每年數億,持續的數字化積累,讓萬物升騰成云。

    有十年專業應用經驗的算法高手袁戟,正是在這個時點,加入了萬物云。

    物業服務業務多元、區域分布廣、組織結構復雜、工種雜人數多、應用系統多,是較難推進數字化的行業,他需要從最底層開始革新。

    袁戟主要負責兩類工作,一是計算機圖像(CV類)算法的應用,如活體檢測、人像身份識別、遠程巡檢等。

    例如在垃圾桶滿溢監測環節上,袁戟和團隊理論上須收集所有垃圾桶的形狀,通過多模型操作,再加上圖像預處理和output后處理,提高滿溢報警準確率。

    另一部分工作是研究調度類算法,比如派發工單,實現能效最優,類似美團調度騎手,但由于物業作業流程也更加復雜,需要多軍種加入且須互相配合,在蝶城模式下,業態不止于住宅小區,數據量和實現難度數倍于外賣騎手業務。

    從效率的角度,袁博士的任務,就是用更高效的算法和機器取代危險、低效的崗位,拾級而上,解放員工的創造力。

    轉崗管家謝燕玉

    不破不立。

    朱保全2022年憑借一篇論文《物業管理低技能員工的保有和轉型研究:論人格、環境因素、管理干預對績效的影響》,完成了博士答辯。這是萬物云算法一哥袁戟們工作的背面。

    今天,像基礎財會出納、物業前臺乃至部分保安崗位正逐漸被“袁戟”們研發的AI技術替代,但曾這些崗位上的員工,卻在上述論文的成果中,找到了新的職業空間。崗位由人工智能完成,一線員工可以挑戰更有創造性的工作。

    萬物的“千軍萬馬進樸鄰”、“萬紫千紅好發展”等計劃,在過去五年中,讓更多員工從簡單重復勞作的崗位上,向技術型、社會和情感溝通型的崗位轉型。

    謝燕玉便是其中一員。

    2017年11月,在萬科物業深圳一項目做了8年財務工作的謝燕玉,從原來重復做手工賬的工位解放出來,成為了一名管家。

    物業管家,也是萬科物業率先在業主和四保(保安、保潔、保修、保綠)之間建立的一個紐帶性崗位。管家的出現,不僅提升了客戶的滿意度,也將四保解放出來,成為專業服務公司建制。

    在版圖橫向發展的進程中,萬物的管家也將衍生出更多更垂直類崗位,比如城市管家、街道管家、資產管家、河道管家等。

    當然,謝燕玉的轉型并不容易。從朝九晚五到24小時待命,從簡單重復到需要隨時應對數百名業主的不同需求,謝燕玉是用真心、耐心、細心、貼心,贏得了業主的認可。她的工資也翻了一倍,也從中發現自身更大的價值和可能。

    萬物云的算法并不是做減法。取消了基礎財會,并不意味著公司不需要這類能力,相反,萬物云對專業人才的追求一如既往,例如袁嘉妮代表的復合型法務和投資人才,陳惠榮代表著的超高層專家;還有從小區內的維修工轉向中級工程師的楊鑫,從前介、承接咨詢等給開發商提出專業意見,工作“三十而立”之年仍然充滿熱忱。

    在萬物云招股書封面,有這樣一副插畫:一只手代表以前的物業從業者,他們干臟活累活,呈現出的是滄桑的黑黢黢的甚至指甲縫里帶著泥的手;另一只是虛化的標記著一連串數字的手,喻示“科技的手”。

    楊鑫、陳惠榮、周珂銳、袁嘉妮、袁戟和謝燕玉,這六名敲鑼人代表了萬物云在30年間,從過去走向未來,從傳統走向科技的合伙精神氣質,如同公司slogan表達的那樣——“重塑空間效率、服務歷久彌新”。

    陳月芹/文


    午夜视频十八???嗯嗯啊
  • <nav id="e4w4a"></nav>
  • <nav id="e4w4a"></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