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e4w4a"></nav>
  • <nav id="e4w4a"></nav>
  • 即將到來的上海地攤

    葉心冉2022-09-30 20:24

    經濟觀察網 記者 葉心冉 開一家實體店不是所有地攤攤主的終極目標,至少不是任媛媛的。在成功開出實體店后,任媛媛仍在擺攤。為什么?因為她的實體門店僅能維持收支平衡,難有盈余。所以當看到上海即將為“路邊攤”松綁的新聞的時候,她很期待,她不想再經歷剛把零散的串串擺放好,一整桶油倒進炸鍋,蘸料擺上桌,正準備迎客的時候,遇到城管的勸離。

    9月22日,上海發布20年來首次進行全面修改的新版《上海市市容環境衛生管理條例》(下簡稱“新版《條例》”)。新版《條例》規定,不得擅自占用道路、橋梁等公共場所、兜售物品的同時,明確區人民政府、鄉鎮人民政府可以劃定一定的公共區域用于從事設攤經營、銷售自產農副產品等經營活動。新版《條例》將自今年12月1日起正式施行。在以往,上海對設攤經營、占道經營是全面禁止的。

    上海財經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助理研究員、《我國大城市夜間經濟高質量發展研究》課題負責人王巖在接受經濟觀察報記者采訪時表示,新版《條例》不再全面禁止“路邊攤”,更加注重精準施策,體現城市管理的精細化要求。

    不過當下擺攤規劃、如何申請等的細則還未發布。9月27日,記者致電上海市閔行區城建部門詢問可供擺攤的地點,對方表示,區里尚未收到細則,目前還不允許擺攤,后續可致電城建部門市容科詢問具體情況。

    實體小店難賺錢

    任媛媛是一位90后,長居上海,去年10月份開始在小區門口的馬路邊支了一個炸貨鋪攤子,這個位置隸屬郊區,小區周邊的商業配套很少。今年7月,任媛媛與朋友合伙在更靠近市區的地方成功開出了一家門店,雖然只有6㎡,但在這里至少不會再擔憂因雨水的突然造訪而狼狽收攤子了。門店籌備的時候,媛媛去找老師傅打磨了一個不銹鋼的招牌,她還特意拍下了師傅做工時候電火花四射的照片,這種火花四射與當時的心情頗為類似。

    然而,門店開出后,“和想象的還是不太一樣”,任媛媛一核算,門店掙下來的錢還不及當時擺攤時候掙得多。開店以來,生意并不穩定。因為一家不起眼的小炸串門店在那樣一條成熟的商業街里根本無法與連鎖的餐飲品牌展開競爭,最開始沒有口碑的積累,用任媛媛的話說是“吸引力、競爭力都不夠”。

    6㎡的門店一個月的租金需要8500元,白天商業街的客流量比較少,只能依靠外賣平臺,但外賣平臺的抽成又侵吞了很大一部分利潤,所以多方因素疊加,忙活了一圈下來,任媛媛發現這家門店并不怎么賺錢。

    店鋪留給朋友堅守,任媛媛又重操舊業,9月底,她又開著那輛擺攤車來到了小區門口。擺攤第三天,剛準備營業,城管來了。所以談及接下來上海將會劃定出一部分允許擺攤的區域,她很期待。

    老式地攤的沒落

    與任媛媛的期待不同,李阿姨很是擔憂。李阿姨看著五十多歲的樣子,她平日在上海外環的一家工廠附近的十字路口擺攤賣鞋,這里人流稀少,往來以集卡車為主,卡車揚起的塵煙彌漫,不時有騎著電動車的快遞小哥停下看幾眼鞋子。在她周圍,還有四五個賣鞋、賣衣服的攤位。

    她擺攤已經十多年了,以她現在擺攤的這個區域為點位,近些年她呈三角狀打游擊?;旧鲜菑臒狒[的地方搬離到更加偏僻的地方。相應地,從擺攤上獲得的收入也一再銳減,從一晚上能成交30多雙鞋到一晚上能賣出兩三雙都很艱難。近期,她也看到了擺攤會被放開的新聞,但她擔憂劃定的區域會在人流更加稀少的偏僻區域,那樣生意就更難做了。

    這個問題,記者也同時提給了任媛媛,相反,她并不擔心。在她看來,如果是地攤集聚的區域,即使偏僻,也會自帶流量。

    兩種態度的對比折射出變化。

    李阿姨指了指她對面高聳的小區樓房,她說,十幾年前這個小區還不存在,她和很多湖南同鄉在這附近擺攤賣鞋,好的時候一天賣出去三十多雙,一年能掙到幾十萬。她又指了指對面那條馬路說,以前對面都排滿了地攤。

    李阿姨售賣的鞋子并非新鞋,而是從回收集散點拉回家以后,由她自己手工清洗干凈,再拿出來售賣的品牌二手運動鞋,價位在幾十元到百元不等。與她攀談的半小時間,隔壁售賣仿版新鞋的大哥攤位上不時有顧客前去詢問,李阿姨的攤子卻鮮有人問津,當隔壁有顧客的時候她會說,“同樣的價位,他那個新鞋的質量很差的。”這句話她來來回回說了多次。

    今夕已經不同往昔。李阿姨說,以前她的很多同鄉都跟她一樣在這附近賣二手鞋,但后來很多人都離開了。記者問她為什么,她又指了指那群高聳入云的樓房說,“這對面的小區一個月房租五六千,誰能租得起?”

    現在,李阿姨只時不時地出來擺攤,擺攤獲取的收入只能是很小的一部分,現在他們還與一些大的收購方合作,將二手鞋銷往非洲。“現在生意不好做,是越來越不好做了。”李阿姨說到。

    李阿姨經歷了其所在二手鞋產業的輝煌與沒落,她也同時見證了地攤逐漸在這個城市的消失。

    年輕人喜歡的市集

    產業在變化,地攤業態其實也在變化。就像二手鞋已經不再受歡迎一樣,李阿姨所熟悉的地攤形式也已經不是當下的年輕人所喜歡的業態。

    任媛媛會時常在小紅書上分享自己的擺攤創業經歷,她的擺攤車吸引了很多年輕人的問詢。她的車裝扮得很是漂亮,純白色的主色調,車身圍了一圈燈串,車內貼了一張卡通漫畫的拼接布,她把招牌也做成了卡通樣式,這一輛車子在夜晚很是吸引人。

    當下,地攤,或者說新型地攤——市集正在成為年輕人心目中帶著浪漫色彩的“詩和遠方”,不難發現,在社交平臺上,越來越多人的年輕人或正在擺攤,或期待擺攤,他們想賣氣球、賣咖啡、賣手作,或者單純只是想逃離“996”。

    市集也成為了商業地產引流的重要抓手,《2020商業地產志年度報告》中提到,2020年全國多個商場空間,舉辦了超過 1000 場與市集相關的主題活動。據CBNData的不完全統計,在2021年圣誕節期間,長寧來福士、虹橋天地、BFC外灘金融中心等大型商業地產,都先后通過舉辦圣誕市集吸引消費者。

    這樣的市集規整、明亮、裝扮精美,一位城市規劃業內人士曾撰文指出,放開占道攤位的管控會存在負面影響,比如公共秩序的混亂、對城市環境的破壞以及對于正規店鋪的影響等,但相比之下,上海的市集則明顯高明許多:攤點的形式和內容嚴格受控,在特定的地點用特定的主題來營造特定業態的“跳蚤市場”,活力有了,形象也有了。

    但這樣的活力未能照顧到像李阿姨這樣的群體。記者詢問李阿姨會不會考慮到市集上去擺攤,李阿姨看著眼前的鞋子說到,“那樣的地方我們哪里租得起。”

    目前,上海市集的攤位費從百元到千元不等。任媛媛也未把市集當做自己的首選,她解釋說,如果是固定收取200-300元的攤位費她還能接受,但是有些市集要求采用分成,分成比例高到35%-40%。“原本盈利的空間也只有四成,這樣一抽成,一天等于白忙活。”任媛媛說到。

    “商場的租金越來越高。”上海某文創市集主理人曾這樣向記者解釋攤位費攀升的原因,“商場不僅要收取場地費,還要求你搭建得美觀、布景精致、賣的東西好看,消防安全、設施安全等。”主辦方需要盈利,因此增加的成本繼續轉移至攤主身上。該主理人告訴記者,在上海收費1000元/天的市集都有,原先的很多老攤主今年都不租了。

    任媛媛向記者表達,希望后續允許擺攤設點的地方不要收取太過昂貴的費用。

    面子和里子

    任媛媛基本上每天在社交媒體上都能收到來自粉絲的關于擺攤事宜的問詢,比如車子從哪里定制,哪里比較方便擺攤等。

    跟記者聊完的那個夜晚,任媛媛發了一條朋友圈說,“我想灌一碗毒雞湯”。她寫到:工廠、公司裁員,消費低迷,這樣的大環境下,很多人選擇小本創業,當然,我也是其中之一。很多粉絲都在咨詢,想創業,想擺攤兒,想開店,在決定之前可以問自己幾個問題。

    是否能扛得住強度巨大的體力勞動?每天反復做同樣的事情,是你想要的生活嗎?擺攤是否能經得起別人的冷言冷語?如果被驅趕或被罰款是否能接受?是任媛媛拋出的一系列問題。

    當下年輕人喜歡的擺設精美的市集是新衍生出來的地攤業態,但擺攤的底層仍然需要回到任媛媛提出的問題。曾有在上海市集擺攤賣花的90后小伙子向記者談到,社交媒體上熱議的擺攤一天收入過萬的情況,他也有過,母親節那天,他的營業額達到8000元,“但那都是極少的情況。很多白領調侃說想要出來擺攤,哪有那么容易,這是服務業,搬花、運花也需要體力,不是誰都能做得來的。”

    市集的地攤樣本有了面子,但卻照顧不到“里子”的李阿姨這樣低收入人群,而勉強稱得上是“面子”一部分的市集攤主們,面對高昂的攤位費,也有頗多無奈。

    那么,地攤經濟究竟為誰而提?王巖表示,由于我國許多中小微企業面臨破產和大規模裁員,導致就業環境惡化。此時,我國提倡開展“地攤經濟”能夠有效緩解就業壓力,讓失業人口獲得收入。同時,它也是社會的一個緩沖地帶,它的低成本性可以給中低收入人群降低生活成本。但也同時需要警惕地攤資源會不會集中到少數人手中,商業資本介入以后,變成他們新的商業盈利模式。這方面,政府要做好行業規范,加強引導與監管,讓地攤成為老百姓生活必須的“地攤”。

    收放之間

    2020年成都放開地攤以后,兩個月的時間新增10萬個就業崗位曾引起媒體的爭相報道。據報道,自2020年3月出臺政策允許商販臨時占道經營以來,截至5月21日,成都增加就業崗位超10萬個。

    彭靜、王嫚等人撰寫的《“地攤經濟”的就業帶動效應研究 ——基于株洲市五城區》調查顯示,就株洲五城區而言,四成以上的地攤主的月收入在2000—4000 元。2021年株洲市的最低工資標準是1700 元,有七成的地攤主收入超過株洲市的最低標準。

    對于就業的拉動是一方面,帶動消費則是另外一方面。王巖表示,后疫情時代消費乏力,人們消費趨于理性、適用,地攤經濟的業態特性符合這樣的需求。并且消費者是趨光性,趨鬧性的,地攤經濟是政府低成本快速刺激經濟與消費的良方。

    但如何平衡好“地攤經濟”的放松與管控,至今仍是一道難解的題,交通占道、衛生秩序、超時收攤等問題,始終伴隨著地攤經營。王巖指出,長期以來,地攤經濟深陷是非的旋渦,被貼上“臟、亂、差”的標簽,說明其確存有局限性和負面作用。例如,地攤小販流動性大,易躲避市場監管;自產自銷,可能存在產品質量不過關的問題;無序排布,影響城市交通和市容市貌。但這些問題的產生并非地攤經濟的原罪,而在于城市有效管理的滯后與缺位。因此,補齊地攤經濟方面城市管理的短板,比如利用大數據科學規劃經營、制定行業準入負面清單、創造特色地攤文化等等,定能實現地攤經濟與城市管理的共贏發展。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華東新聞中心記者
    關注華東地區上市公司,重點在消費、制造領域,善于捕捉熱點,追蹤有趣之事。 新聞線索聯系郵箱:yexinran@eeo.com.cn。
    午夜视频十八???嗯嗯啊
  • <nav id="e4w4a"></nav>
  • <nav id="e4w4a"></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