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e4w4a"></nav>
  • <nav id="e4w4a"></nav>
  • 保衛財富特刊 | 穿越低利率周期 財富攻守道

    胡艷明2022-10-01 09:55

    經濟觀察報 記者 胡艷明  是從存款利率低于3%開始,還是從貸款利率不足4%開始?不知不覺中,當海外市場競相告別負利率、低利率之時,我們卻正步入低利率周期。

    面對國內市場逐漸走低的存款利率,在北京工作的白領王帥決定把存款拿來還一部分房貸;創業多年的年輕人盧潔終于攢到了人生第一桶金,她決定將這筆錢好好地存起來;盡管房市低迷,基金投資者應梅還是為了女兒上學在濟南買了一套學區房,未來,低風險的儲蓄和理財是她的首選;人到中年的程俊在創業之余,依然希望通過股市實現資產迅速增長,現在股市的虧損讓他在理性投資和“割肉”中間搖擺不定,也在思考更合理的家庭資產配置策略……

    就在兩年前,為了應對突發的疫情、挽救市場流動性危機,全球央行大放水,當時,不管是機構還是個人投資者,為了應對通脹紛紛減持現金,將錢投入到房產、股市、基金等資產類別中。

    而現在,市場風格劇變。全球金融市場波動、國內房地產市場低迷、居民收入放緩等影響下,多年較高利率市場環境下的投資慣性不再維系,不同收入群體的投資理財觀念正在發生變化。所謂經典的資產配置策略,亦面臨低利率時代之大考。

    對于居民的理財配置,有的機構建議規劃好“三筆錢”——短期開銷、人生保障、投資增值,有的則建議配置好“四筆錢”:要花的錢、保障的錢、保本升值的錢和生錢的錢。

    面對當下市場,瑞銀財富管理投資總監辦公室(CIO)的看法是,現在并非進行有明顯方向性布局的時機,但投資者也不應貿然退出市場。投資者應保持投資,但前提是要精挑細選,他們可以考慮防御、收入、價值、多元化和安全相關主題。

    “沉浸式”體驗利率下行

    基金虧損27%、銀行賬戶里持有的一款三個月期限的理財產品收益率2%;零錢通里的貨幣基金收益率1.61%……現在,北京普通白領王帥的愿望就是早日攢夠50萬,提前還掉一部分銀行的房貸。

    9月25日下午,王帥來到北京一家國有大行在金融街的營業網點,想咨詢銀行存款、理財產品,以及提前還貸需要哪些要求等事宜。一般季末、節假日都是銀行等機構營銷的時節,眼看到三季度末,國慶節在即,但出乎他意料的是,當天客戶經理并沒有給他推薦存款或者理財產品。另外,季度末期也是銀行攬儲的時點,有時銀行出于考核壓力,會將存款收益上浮幾個基點。

    今年國慶節前的攬儲市場靜悄悄,另一方面,房貸客戶提前還款熱情高漲。在大多數理財產品收益無法達到房貸水平時,不少居民選擇自降杠桿,努力存款,減少貸款。

    王帥回憶,2018年年中,他在股份行銀行買過5%以上收益的理財產品,當時有不少銀行的一年期理財產品,預期收益率能在5.2%-5.26%左右,但這幾年一路下滑,銀行理財不再保本,甚至有的產品出現跌破凈值的情況。

    王帥目前的房貸利率在5.24%左右,而目前市場上已經鮮有收益率到5%的靠譜產品。權衡之下,王帥決定將手上的存款提前還了貸款。

    今年以來,存款利率已經歷了多次下調,4月下旬,六家國有大行和大部分股份制銀行首次下調了一年期以上期限定期存款和大額存單利率,下調幅度在10個基點(BP)。

    9月15日,國有大行再次密集發布公告表示調降存款利率,相較于調整前,此次下調幅度更大,定期存款均降低了10-15個基點,調整之后,國有大行3年期定期存款利率在2.6%左右。9月中下旬,股份行、城商行等跟進下調存款利率。

    不僅是普通儲戶,高凈值客戶也有投資煩惱。深圳的余先生此前告訴記者,今年2月份,他在2020年7月購買的一款頭部信托發行的產品(深圳龍崗融資集合資金信托計劃)到期,但并沒能按期兌付,后期與機構的溝通占了他很大的精力和時間。

    當時信托產品的參考收益率在6.7%-7.9%之間,產品爆雷的經歷,讓余先生在此后的投資中更加謹慎。信托風險事件頻發,信托參考收益率也有明顯下行。北京某股份行私行客戶的一筆信托產品到期,但私行客戶經理可以提供的產品利率都沒有達到客戶的預期,無奈之下,該客戶經理建議該客戶可以在股市投資銀行股,一般銀行股股息率能到年化6%左右。但 看到A股尤其是銀行股今年的板塊走勢,客戶猶豫了。

    現金為王

    云南一家冰激凌文創公司的創始人盧潔說,過去幾年她少有金融投資,主要投資到了“實業”。即將邁入30歲的盧潔,今年的創業終于算順利了一次,現在工廠盈利能力尚可,她現在手上終于有了存款。

    但是當記者問及資產配置意向,盧潔說,“現在什么都不想投,只想躺平。”

    大學畢業之后的這幾年,盧潔先是報名去泰國支教,主要教當地小學生漢語。服務期滿回國后,像她的很多大學同學們一樣,進入寫字樓成為白領,從事創意策劃相關的工作。

    不滿足朝九晚五的辦公室生活,2017年,稍有積蓄的她出資10萬元,和朋友謀劃在云南開了一家民宿,盧潔主要是投資,裝修和開業后的運營是兩位朋友在打理。

    彩云之南,景色宜人,2018年初,他們的民宿迎來第一批客人。當時她感覺回本不是問題,甚至盈利都指日可待。

    但沒想到,疫情來襲,旅游業降至冰點。2020年下半年,當地熱度稍有回轉,但仍不盡人意。最后10萬的投資還是打了水漂——2021年初,民宿面臨虧損,他們幾個商量后決定提前結束租約。2021年,她投資的民宿在公眾號發了一篇簡短的告別文章——“凄凄慘慘戚戚,江湖再見”,正式宣布退出。這幾年,當家人和朋友問起民宿的運營情況,盧潔都很排斥,她不想跟朋友再談論這件事情。

    2019年,盧潔的父母替她付了30萬元的首付,她個人貸款70萬元,在昆明安家。房子買在昆明市區。站在18層的家里,往窗外望去就可以看見滇池。

    生活步入正軌,但是盧潔不安分的心再次躁動起來。她和朋友們嘗試開策劃公司、自創藥妝品牌、做奢侈品代購,最后也沒賺到什么錢。創業的時候,旱澇不保收,每個月的房貸還款是個問題。在2020年下半年,父母動用積蓄,替盧潔提前還清了房貸。

    2021年初,盧潔和朋友盤下一家冷飲生產廠,準備做文創冰激凌的代工廠,客戶主要面對各景區以及有志于打造自身形象的公司。今年夏天,盧潔的生意不錯,每個月訂單流水能在三四百萬左右。但是馬上要到冬天了,冰激凌市場需求量下降,可能工廠營收會受到一些影響。

    投建一條新的生產線大約需要三百萬,幾個合伙人商定之后,決定不再投資擴建,先維持現有的訂單和銷量;平時公司日常運營對資金流水的要求比較高,他們堅持現金為王,平時公司賬上最多只是購買風險最低的貨幣基金等,沒有更多的理財的計劃;貸款方面,目前不想加杠桿投資,維持現有規模已經足夠。

    對于個人收入這部分,盧潔也看到了不少朋友投資失敗?,F在手里剛開始有積蓄,她不想做高風險的投資,錢還是拿在手里最放心。

    像盧潔一樣的人不在少數。從數據來看,今年以來,居民存款熱情高漲。央行2022年第二季度城鎮儲戶問卷調查報告顯示,傾向于“更多儲蓄”居民占58.3%,比上年末上升6.5個百分點,傾向于“更多消費”居民僅占23.8%,比上年末下降0.9個百分點。2022年1-8月住戶存款增加10.82萬億元,比上年同期多增4.4萬億元。

    尋找投資最優解

    2022年8月12日,應梅拿到第二套房的房產證。想到這幾年與丈夫在濟南打拼不易,她將房產證發到好友群里,想和朋友分享一下喜悅——“拿到證啦”。

    喜慶的心情沒有持續太久,當晚“濟南二套房首付降至40%”的新聞就上了熱搜。她可是付了60%的首付。在不甘心之余,再放眼全國房地產市場的暗淡光景,應梅也在心里暗暗祈禱這次買房是正確的選擇。

    房子是一套“老破小”,總價100萬左右,首付、稅費、中介費等約70萬元左右,公積金貸款30多萬元,倆人每月繳納的公積金可以覆蓋這部分貸款,也算是沒有太多的月供負擔。

    “不買房,錢放在手里做什么呢?”應梅說,她和丈夫平時都是偏好儲蓄,日常家里也沒有什么太大的開銷,工作這幾年,小家庭又逐漸有了積蓄。女兒今年5歲,明年準備上小學,現在正居住的房子對口的小學排名墊底,眼下買一套學區房算是小家庭的剛需。

    她也不是沒想過投資理財。2020年的圣誕節,有一次和朋友聊起來,應梅說自己的錢就放在卡里,朋友吃驚的表情她現在還記得,“你怎么不學學理財呢?錢放在手里就是看著它貶值??!”好友問她。

    朋友當場就給她推薦了幾只基金,應梅一口氣申購了四只,每只大約投了5000元。當時正值市場火熱時期,火熱的行情讓股市成為街頭巷尾人們議論的焦點,開戶炒股炒基的新投資者快速增加。

    買了沒幾天,四只產品的收益走紅,應梅喜不自勝。但上行并沒有持續太久,短暫的浮盈后,收益曲線轉頭向下?,F在,雖然有幾只基金名稱后邊標著平臺“金選”,但-28%、-16%的持有收益率實在刺眼。應梅偶爾去看一眼,然后迅速退出頁面,選擇“眼不見心不煩”。

    按照當時學到的理財之策和好友的建議,或許做定投是應對之策,但是應梅不想再往里面再花心思了。

    今年以來,市場波動讓基民很受傷:權益基金大面積虧損、被宣傳為“可以乘風破浪”的“固收+”產品回撤超出預期,一向被視為“靈活便利”的貨幣基金收益率再創新低。

    現在,應梅將家庭的日常收入先存入工資卡銀行的現金管理類理財,待存成幾萬后,再買一些存款或者低風險理財,目標是R1-R2(金融產品風險等級一般從低到高為R1-R5)范圍的產品。

    投資者風險偏好在各產品規模上面有所體現。中信證券研究院數據顯示,從銀行零售存款、銀行理財、公募基金、私募基金、信托產品和券商資管計劃近年來在管規模的季度變化情況,2022年上半年不同產品品種增長分化局面較為明顯。

    具體來看,低風險、低波動產品增長占優。其中,銀行零售類存款規模上半年增幅10.1%(零售定期存款增幅13.2%),債券型基金和貨幣基金半年增幅分別為15.4%、11.9%,貨幣基金規模上半年增幅為15.4%。相比之下,高風險、高波動的產品增長出現明顯下滑。其中,股票規模上半年規模增幅為-4.2%,混合基金為-10.5%,券商資管規模-9.2%。

    顯然,2022年上半年資本市場寬幅波動大背景下,居民部門對于低波動、低回撤財富產品的配置意愿明顯提升。

    求解財富配置策略

    等待市場轉機之時,很多家庭也在更認真地考慮資產配置。

    而類似注重低波動的橋水全天候策略(即一個動態布局股、債、商品且可借助對沖工具的多元資產策略);注重人力資產的目標生命周期策略;注重風險的股債平衡策略;注重保本的CPPI策略 (即 ConstantProportionPortfolio證券投資組合 Insurance,為固定比例投資組合保險策略);注重穩定的大類資產配置策略等等均屬于經典的資產配置策略?,F在,考驗它們的時候到了。

    9月27日,程俊給記者展示了他的股票賬戶——今年以來收益率-29%,虧損20多萬。他自認為是激進的股民,他炒股的目的只有一個:“實現資產的迅速增長”。他只關注自己熟悉的行業的公司,現在持倉里只有一只股票,是一個創業板的新能源概念股。

    程俊坦言,從2005年炒股至今,經歷過多輪牛熊轉換,但從來沒有過這么大的虧損。本來已經到了給自己設置的止損線(虧損20%),但是他還是沒舍得割肉。

    7月至今,A股持續震蕩下行。7月1日至9月30日,上證指數自3387.64點跌至3024.39點,跌幅為11.01%;深證成指同期跌幅則達到16.42%,創業板指區間跌幅更進一步放大至18.56%。與此同時,新能源、半導體、消費醫藥等熱門賽道接連熄火,至近期甚至出現了“一天殺一只白馬股”的行情。

    程俊說,激進也體現在他會加杠桿炒股,比如融資融券。他甚至想違規使用部分貸款,因為現在每天給他推介低息貸款的電話太多了。

    但市場動蕩下尤其需要理性,現在,他們的家庭分工更加明晰:妻子主要負責活期存款、低風險理財等可靠的資金規劃,他進行風險更高的投資。

    北京國貿某股份制銀行網點的一位理財經理表示,對于普通投資者,越是在經濟低谷期,越應該參考“四筆錢”法則。

    第一筆,要花的錢。提前預留出家庭3-6個月的生活費。第二筆,保障的錢。主要用于家庭成員購買商業保險。第三筆,保本升值的錢。這筆錢對安全、保本的要求高,主要用于實現子女教育金、父母養老金等財務目標。第四筆,生錢的錢。這筆錢注重收益,可以用股票、基金去規劃。

    市場前景如何?金融市場的走勢與經濟發展情況密不可分。安信證券首席策略分析師林榮雄認為,A股當前的震蕩休整表象上是美聯儲加息下,人民幣匯率和外資波動導致中美聯動性增強,背后則暗含對于出口預期扭轉和對于房地產預期空間始終無法徹底打開。因此,房地產穩,匯率穩,市場則穩,當前人民幣在破7之后何時企穩成為A股的關鍵變量。

    融智投資基金經理胡泊表示,強勢美元導致非美貨幣出現大幅貶值,中美利差倒掛,北上資金流入難以持續,造成市場的普遍回調。為了穩定人民幣匯率,近期市場短期利率上行,對成長股估值有較大影響。量能萎縮表明市場信心不足,資金觀望的情緒較重。

    經濟運行具有周期性,不少研究人士也試圖從此前類似的周期中尋求經驗。根據國泰君安證券研報《低利率環境下財富管理市場(以日本為例)》中分析,上世紀90年代,日本曾陷入所謂的“失落的二十年”,長期處在低利率階段。隨著日本地產泡沫破裂和人口老齡化加速,居民資產配置中地產占比持續下降。1994年,日本居民非金融資產配置比例為55.8%,到了2020年,非金融資產配置比例下降至37%,金融資產配置比例升至63%。

    不過到了21世紀,隨著日本債務逐步出清,金融資產價格從底部逐步企穩回升,加上新一代未經歷泡沫破裂的人群壯大,居民財富配置有多元化和更加豐富的趨勢。

    平安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鐘正生則認為,本輪大類資產價格走勢與1970-80年代或有較強相似性:美股方面,通脹仍是核心影響因素,未來仍有調整壓力,但調整幅度或不會太深,反彈或待衰退兌現。美債方面,貨幣政策仍是核心影響因素,衰退兌現時也未必立即回落,需等到貨幣政策明確開始放松。美元方面,“強勢美元”可能持續較久,美元回落或需美債利率回落。黃金方面,金價短期壓力猶存,待美聯儲停止加息或才能迎來明顯行情。

    結合目前國際政治經濟局勢,瑞銀財富管理投資總監辦公室 (CIO)的看法是,現在并非進行有明顯方向性布局的時機,但投資者也不應貿然退出市場,特別是考慮到高通脹“侵蝕”現金價值,而且離場后也難以擇時再入市,容易錯過市場反彈。反而,投資者應保持投資,但前提是要精挑細選,他們可以考慮防御、收入、價值、多元化和安全相關主題。

    (應受訪者要求,王帥、應梅、程俊、盧潔均為化名)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金融機構新聞部記者
    主要關注上市公司、證券、銀行領域。
    午夜视频十八???嗯嗯啊
  • <nav id="e4w4a"></nav>
  • <nav id="e4w4a"></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