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e4w4a"></nav>
  • <nav id="e4w4a"></nav>
  • 何以為人——人類行為和心理的進化論解釋

    郭金興2022-08-23 18:02

    郭金興/文

    人類常常以“萬物之靈”自詡,但要說到人類和動物的本質區別,似乎又難以給出精準的答案。一方面,人類與其他的動物,包括從生物進化的角度,與人類最為接近的黑猩猩或者倭黑猩猩,區別都是一目了然的。這種區別不僅是外形外貌的差異,更體現在語言、思想、知識和改變世界的能力等更為抽象的方面。但是,另一方面,人類與很多動物的行為方式又有諸多相似之處,比如兩性關系、親子關系和社會關系等。當然,無論在哪個方面,人類的行為都更加復雜??赡苷怯捎谶@兩方面的原因,中外哲人對這一問題的回答都有些含糊其辭,正如柏拉圖的那句名言所講的,人類不過是“沒有羽毛的兩腳直立的動物”,而孟子也感嘆,“人之所以異于禽獸者幾希”。

    自1859年查爾斯·達爾文的《物種起源》發表以來,科學界積累的大量證據已經證明了柏拉圖和孟子的觀點并非看上去那么荒謬,人類和其他一些動物在生物和基因層面的相似度是很高的。畢竟人類的祖先與其他類人猿分道揚鑣僅僅有800萬年,這與地球生物40億年和哺乳動物2億年的演進歷程相比,略微夸張地說,不過是彈指之間。有研究表明,人與黑猩猩的基因相似度高達96%,與其他一些哺乳動物,甚至昆蟲和禽類,基因相似度也在60%至90%之間。也許,人類之所以是“萬物之靈”,真的是由于某種特殊的原因,在我們平凡無奇的身體中注入了“高貴的靈魂”或者“高尚的道德”,使我們的行為和心理與動物有了明顯的區別,從而成為了這個世界的“主宰”?不幸的是,在羅伯特·賴特這樣的進化心理學家看來,這個問題的答案也是否定的。在長期演化的進程中,人類的心理和行為實際上與其他的動物遵循同樣的基本邏輯,所謂的“道德”,不過是人類為這些基本邏輯披上的一層虛偽的外衣。這部名為《道德動物:我們為何如此思考、如此選擇》,正是賴特對“何以為人”這一問題的答案。

    這個基本邏輯就是進化論所揭示的“物競天擇,適者生存”,也就是說,自然選擇導致的結果,就是所有生物的各種行為“目的”都在于個體的生存和繁衍。當然,這一“目的”并非是指各種生物真的有意為之,畢竟只有包括人類在內的少數動物才具備思想和意識這種抽象思維能力。這是一個強有力的假設,因為在長期進化的過程中,某種不利于生存和繁衍的特征,一定會被淘汰和消滅??紤]到相對于生物進化的漫長歷程,人類與其他動物區別開來僅有很短的時間,人類的大部分行為都應遵循這一基本邏輯,只不過很多時候是以一種更為隱蔽也更為復雜的形式。進化心理學正是要尋找人類復雜的心理和行為與這一基本邏輯之間的關系,從而更好的理解和解釋人類的行為。

    如果個體的生存和繁衍是包括人類在內的所有生物孜孜以求的“目標”,那么,一個必然的結論就是競爭是人類最重要的天性之一。與其他的生物一樣,人類要不斷地與同類展開競爭,盡其可能將自己的基因傳遞下去。由此我們就能夠理解為何人類是如此熱衷于排名,從力量、速度、財富、官職、影響力到學術論文的引用率,各種排行榜層出不窮,歸根結底,我們總要一分高下,比出高低,因為在長期進化的環境中,排名決定了資源的分配,也就決定了基因傳遞的可能性。盡管在現代人類社會,排名與繁衍之間的聯系已經越來越弱化了,甚至有時會逆轉過來,掌控資源最多的人群反而生育率更低,但是,進化過程中衍生出來的競爭本能仍是驅動個人行為和社會進步的根本動力。在生物進化和人類發展的歷史上,用現代人的觀點來看,很多時候競爭的形式和結果都是非常殘酷的,因此,對于和平和平等的向往是人類最崇高的理想之一。但是,如果競爭是人類的天性,那么,一個合理可行的解決方案就不是締造一個沒有任何競爭的烏托邦,而是創造更好的游戲規則,約束和規范競爭,使個人由于競爭而迸發的無窮動力和創造力與整個群體的利益合二為一。就像亞當·斯密所講的,每個人在追逐個人利益的時候,像是被一只看不見的手推動著,促進了整個社會的利益,盡管這并非個人的目的。更合理的游戲規則的發現,是最近二百多年以來人類社會發生翻天覆地變化的根本原因。

    為了提高生物個體或者基因生存和繁衍的幾率,自然而然會形成三種基本的策略,即自利、親緣選擇和互惠利他。如果個體能夠在與同類,特別是與同性的競爭中占據上風,就能夠獲得更多的資源和更多的繁衍后代的機會??紤]到這種競爭爭奪的不僅是各種實際的資源,更多的是一種此消彼長,甚至你死我活的關于地位的競爭,勝者的收益就是敗者的損失,從而是一種零和博弈。在漫長的進化過程中,在絕大多數場景下雙方都為這場競爭押上了很大的賭注,也就是基因傳遞的機會和概率,因而演化出一系列的生理和心理機制,以激勵個體在競爭中力爭上游,奮勇當先。無論面對危險和沖突時的腎上腺素激增,獲得成功之后的喜悅和成就感,落敗之后的悲憤和羞恥感,都是生物進化的產物,盡管現在的競爭與成敗可能與個體的繁衍已經沒有直接的關系。在兩性關系中,由于男性和女性對于子女的投資一開始就有明顯的差異,因而會演化出不同的競爭策略,由此可以更深入的理解兩性在社會交往和婚姻制度等方面存在的性別差異。

    正像理查德·道金斯在1976年的《自私的基因》中所強調的,競爭和自然選擇本質上是在基因層面上進行的,因此,我們不僅會關注自己的利益,還會關注和幫助與我們基因相似的親屬,而且程度與基因相似的程度成正比。比如,按照一種不太嚴謹的說法,我們與我們的兄弟有一半的基因是相同的,但是與表兄弟只有1/4的基因是相同的,因此,一般而言,我們與兄弟之間的關系要比表兄弟之間的關系更親密一些。盡管我們不愿意用自己的生命去拯救一位兄弟或者表兄弟的生命,但是可能愿意用自己的生命去拯救兩位兄弟或者四位表兄弟的生命,因為從基因傳遞的角度,這種交換所獲得的基因利益是相當的。由此,我們可以理解為何在傳統社會中,社會秩序是一種以自我為中心的差序格局,親緣關系的遠近是我們確立與他人之間關系的一個重要標準。

    除此之外,隨著生物壽命的延長和識別不同個體的能力的增強,我們還可以通過與自己沒有親緣關系或者關系不那么密切的其他同類,增進自己生存與繁衍的機會,這就是包括人類在內的很多生物都存在的互惠利他行為。在某些情形下,互惠雙方增進彼此的利益并不是以損害第三方的利益為代價的,比如在對方出現食物匱乏時伸出援助之手。這意味著這種互惠關系有可能是一種非零和博弈,也就是說有可能創造出新的價值。從這個角度就可以理解為何亞當·斯密強調交換是人的一種天性,而且交換有可能增加交易雙方和整個社會的利益。另外,只有大致平等的交換才能促進雙方的基因利益,而不平等的交換使一方的獲益超過了另一方,長期以往,自然選擇就會淘汰被利用的一方。因此,從互惠關系中就會演化出公平的概念,也會產生復仇和懲罰等更為普遍的社會心理和行為。

    自利、親緣選擇和互惠關系是很多生物與人類共有的特征,盡管由于環境的變化,人類的這些行為要更加復雜。實際上,無論在傳統社會還是現代社會,這種生物長期進化所形成的基本規律,仍然能夠解釋人類大量的社會行為,進化心理學的理論與經驗研究在這方面作出了重要的貢獻?!兜赖聞游铩氛且徊繌倪M化論的角度解釋人類心理和行為的科普讀物,其中一些觀點頗為驚世駭俗。很明顯,這不是一部適合道德衛道士口味的著作,但是卻是一部閃爍著啟蒙精神和理性光輝的作品,也就是說,不管作者試圖闡述的理論和觀點是對是錯,都不以先驗的絕對價值觀念作為尺度,而是盡量以邏輯和經驗作為評判的標準。從這個角度來看,《道德動物》與達爾文的《物種起源》有相似之處。在19世紀的歐洲,進化論對于絕大多數的人都是一種冒犯,也正是由于這個原因,達爾文將自己這部著作的出版推遲了20年之久。幸運的是,賴特這部著作的出版不用如此大費周章,還成為了《紐約時報》當年的十大暢銷書之一,這也表明了社會已經出現了巨大的進步。

    人類確實是億萬年以來生物長期進化的產物,其中一些基本的行為邏輯已經深深地刻在了我們的基因里。但是,人類也是一種特殊的動物,能夠清晰地認識到自身“自然而卑劣”的動物性,并懷著悲憫之心創造出復雜的道德意識、價值觀念和社會規則。很明顯,如果這套規范人類社會關系的體系想要取得成功,在微觀的層面上仍要與上述那些基本的行為邏輯相契合,這正是羅伯特·賴特的《道德動物》這部著作的意義所在。

     

    午夜视频十八???嗯嗯啊
  • <nav id="e4w4a"></nav>
  • <nav id="e4w4a"></nav>